罗翔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研究所教授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刑司院教授罗翔,律师为什么要为“坏人”做辩护,问我吧!

?#26434;?#31867;似杭州保姆放火案、林森浩投毒案、药家鑫案等案件,普通大众自然会与“十恶不赦”?#21543;?#20154;偿命”联系到一起,那么律师为什么要去为这些千夫所指的被告人进行辩护呢?
“罪刑法定”是中国刑法的基本原则之一,任何人未经法庭生效判决确认,都不能被视为“罪犯”。于公?#19981;?#20851;,叫“嫌疑人?#20445;?#20110;法院、检察院,叫“被告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2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以外,还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辩护人。”辩护制度的确立,无罪推定才有保障。辩护律师在刑事案件中的作用大小是法治社会的晴雨表,律师制度是法治社会的重要保障。律师和司法机关作为法律职业共同群体,应当有着共同的使命,那就是维护法律的尊严,建设法治国家。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刑法研究所副所长、教授罗翔,欢迎向我提问。
法律 2018-01-1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56个回复 共243个提问,

?#35753;?/h2>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6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个回答

罗翔 2018-01-18

你说的很对,但这并非大陆法系的通病,而是我国法家传统过分看重刑法镇压功能的产物,只注意刑法的镇压功能,将刑法看成刀把子。
要转变刀把子刑法观,首先要纠正的就是国家权力至?#39057;?#35266;念。刑杀之权是一种由国家垄断的暴力。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无论哪种政治体制下的国家权力,都有滥用的可能,至善至美的权力只存在上帝之国,世俗的任何权力都不可能没有瑕疵。
 南宋绍兴十一年农历十二月廿?#29275;?#20844;元1142年1月27日),大年除夕,年仅39岁的岳?#26432;?#23435;高宗赐死,罪名为“谋反”。岳?#26432;?#25429;时,有人劝他向高宗求情,为岳飞所拒,他说:?#21543;喜?#26377;眼,就不会限?#39029;加?#19981;义,否则,又能往哪里逃呢?”同为抗金名将的韩世忠一改往日的?#19981;?#19982;世故,面?#30331;?#26727;,认为谋反一事,?#28216;?#34394;有,秦桧支吾其词“其事体莫须有”。韩世?#36951;?#26021;道:“莫须有三字,?#25105;?#26381;天下?”岳飞父子后均被处死,遇害之前,岳飞?#36136;?#20843;个大字“天?#29031;?#26157;,天?#29031;顏选保?br/>在不受?#38469;?#30340;国家权力面前,公道正义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岳飞父?#26377;?#21009;之日,杭州城凄风苦雨,“天下冤之?#20445;?#26080;数人为之泪下。但有冤,又往何申?
如果刑罚权不受法律?#38469;?#26497;度膨胀如利维坦,虽然某些重犯可被处极刑,满足人们刹那的快意,但从此却埋下了一?#21734;?#26102;炸弹,无数良善公民,都有可能遭受刑罚,无端罹祸。
 “欲加之罪,?#20301;?#26080;辞?#20445;?#36825;是一个民族用血和泪换来的对刑法使命的经验总结。岳飞的冤屈告诉我们,?#30830;?#32618;更可怕的是不受限?#39057;?#22269;家权力。在所有的国家权力中,刑罚最为可怕,它直接针对公民的人身、财产和?#26434;桑?#29978;至生命,如果这种权力腐化滥用,后果不?#21543;?#24819;。如培根所言,一次犯罪不过是污染了水流,而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却是污染的水源。相?#20154;?#26102;可能被滥用的刑罚权,犯罪对社会的危害其实微不足道。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罗翔 2018-01-18

要说明这个问题,就?#22351;?#19981;提到刑事辩护制度的起源。
 今人多将刑事辩护追溯至古希腊,而却忘记了西方文明的另一重要源头——“希伯来—基督教信仰”。成书约公元前15世纪的摩西五经之?#22351;摹洞?#19990;纪》就有辩护的记载,这?#23545;?#20110;公元前8世纪才出现的古希腊文明。
?#27934;?#19990;纪》第十八章17-33节记载,当耶和华上帝欲毁灭所多玛和蛾摩拉两城,亚伯拉?#38381;?#20102;出来,为这两城辩护。
亚伯拉罕近前来,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吗?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吗?将义人与恶人同?#20445;?#23558;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 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亚伯拉罕说:“我虽然是?#39029;荊?#36824;敢对主说话。假若这五十个义人短了五个,你就因为短了五个毁灭全城吗?”他说:“我在那里若见?#20852;?#21313;五个,也不毁灭那城。”亚伯拉?#24199;侄运?#35828;、假若在那里见?#20852;?#21313;个怎么样呢.他说、为这四十个的缘故、我也不作这事。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容我说.假若在那里见有三十个怎么样呢.他说、我在那里若见有三十个、我也不作这事。亚伯拉罕说、我还敢对主说话、假若在那里见有二十个怎么样呢.他说、为这二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我再说这一次,假若在那里见有十个呢?”他说:“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耶和华与亚伯拉罕说完了话就走了;亚伯拉罕?#19981;?#21040;自己的地方去了。
上帝通过欲毁灭罪城的案例,生动形象地教导了亚伯拉罕何谓人类的公平正义以及如何?#28304;?#26377;罪之人,这奠定了刑事辩护制度的基本原则。全知的上帝当然能够区分出有罪与无辜,但人类则未必,上帝用这个案例让亚伯拉罕思考,人类如何建立一套制度来区分有罪与无辜。在这个上帝与人类交互式学习的案例中,亚伯拉罕因为五十义人而质疑上帝毁城的决定,上帝也乐意与他?#33268;郟?#26368;后亚伯拉罕以十个义人收?#30149;?br/>上帝在教导亚伯拉?#20445;?#20154;类的司法制度必然存在?#27605;藎?#26368;坏的制度是宁可错杀千人也?#29615;?#36807;一人,但为了不枉杀一人,就放过千万个有罪之人,也不太合适,因此必须寻求一个平衡点。上帝同意亚伯拉罕的观点,只要有足?#22351;?#22909;人,就应该把整个团体,包括其中的坏人一并饶过。但同时告诉亚伯拉罕如何在错杀与枉纵之间取得平衡,所以最后亚伯拉罕到十人为止。
这个故事?#26434;?#21009;事辩护制度至关重要。上帝通过案例教学,让亚伯拉罕学到了一堂生动的辩护课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辩护首先是防止冤枉无辜,人类无法轻易区分谁有罪无罪,如果只有明显无辜的人才能得到刑事辩护,那么必将有大量无辜的人受冤枉。所多玛和蛾摩拉罪恶滔天,但?#26434;?#20026;其辩护,为罪行重大之人辩护,正是为了防止无辜之人枉受追究。
其次,上帝乐意亚伯拉罕向祂挑战,这正是告诉亚伯拉?#20445;?#40664;许冤屈就是罪恶,世俗社会的任何权威都应?#23186;?#21463;质疑,连上帝都可以接受亚伯拉罕的质询,更何况?#26432;?#24494;有限的人类所组成的政府机构。人类司法制度具有不完美性,最典型的例子是耶稣被处死。耶稣是在罗马帝国的犹太社区被处死。罗马是当时人类司法制度最文明的国家,在罗马帝国中,犹太人群体的道德水?#21152;?#26159;最高的。而即便如此,耶?#25214;?#28982;枉死。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即便是最好的人类道德和司法制度,也是有可能误杀无辜的。所以,司法机关必须虚心接受律师的诘问质疑,否则必?#22351;?#33268;司法擅权专断,腐败无能。
再次,上帝让亚伯拉罕知道,世俗社会的公平正义就是寻找合适的平衡点,辩护制度也不例外。
对刑事辩护制度的源头的考察并非?#30475;?#30340;历史探究,正本才能清源。伯尔曼说:“当今我们的法律已成为无本之木;人们不再认为法律是以普遍实在为基础,西方社会正在经历?#20801;?#33258;身的危险,不再相信它的过去和未来,民族主义的法律史学理论无法解释西方各法律制度在过去所发生的根本变化,也无法昭示其目前的发展方向。因此,我们必须从整个法律传统的源头开始,尽可能深入最广阔的历史背景,追溯它走入当前困境的轨迹。”
古希腊人崇拜多神,希?#21543;?#35805;中的神祗像人一样,有诸多欲望,无数权谋争?#32602;?#31070;人同形同性。希?#21543;?#35805;中的众神之王宙斯就是通过?#21697;?#20854;父来夺取最高权力的。宙斯之父克洛诺斯也是?#21697;?#20854;父亲乌拉诺斯取得权力。宙斯?#19981;?#36861;求外遇,其正妻赫拉多次抓奸仍无法阻止宙斯外遇,从而导致与其妻子之间无休止的争吵常常引发激烈的冲突。
这?#20013;?#20208;体系导致真理相对,没有绝对真理,亦无善恶的?#32454;?#30028;限。另外,这也造成古希腊的人本主义传?#24120;?#22810;种多样的神祗为每个个体的行为都提供正当化解释,个体的价值被?#39057;?#26497;限,智者派代表人物普罗泰戈拉甚至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这个命题。
若将辩护制度的源头追溯至古希腊,这种辩护制度可能会有两个恶果:首先,辩护缺乏正义的必要?#38469;?#30001;于神祗之间本身的竞争关系,神界之间推崇强者为大,人类必将效法,由于缺乏绝对真理的?#38469;?#36777;护的目的就是为人开罪,只要竭尽全力保证当事人的最大利益,无需受制任何规则。
其次、人本主义传统将导致辩护制度过分张扬人之权利,而忽视人权应该有一定的限度。
柏拉图就曾经尖锐地批评当时的辩护人,认为他们颠倒黑白,偷换概念,巧?#28304;?#20196;。他曾在对话录中描述这类人的行径:
――那只公狗难道不是它儿女的父亲吗?
――当然是。
――那只公狗难道不是你的吗?
――当然,它是我的。
――?#28909;?#26159;你的,而且是父亲,那么这条公狗就是你的父亲,你就是那些小狗的?#20540;?#20102;。
这显然是一个逻辑混乱的论断。
在柏拉图看来,律师必须听命于客户的要求,按客户的意?#21450;?#20107;,无异于客户的奴隶,他说:“律师总是忙忙?#24503;担?#20284;乎总有什么力量不断驱赶着他……他是一个奴隶。在他的主人面前,与他同是奴隶的伙伴们争论不休。……结果律师们变得敏锐而狡黠;他学会了对主人曲意逢迎、见机行事;他的心胸狭窄,?#28304;?#20182;开?#35745;?#39575;和报复?#38498;螅?#20182;就变得反常而?#36951;?#26354;了。”
与古希腊的人本主义传统不同,西方文化的另一源头“希伯来—基督教”信仰强调神本主义,一神论的信仰确认?#21496;?#23545;真理的客观存在,上帝之道即为真理,所?#20581;?#22826;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因此,辩护制度应当接受绝对真理的?#38469;?#36777;护必须在规则范围内行使。按照这?#20013;?#20208;观,辩护人在辩护时要受到限制,十诫中第九诫“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当为辩护人之铁律;同时人权也须受到限制,正如亚伯拉罕在为罪城辩护的案例中所学习到的,保障人权不能以完全牺牲?#22836;?#29359;罪为代价。
对辩护制度源头的冗长说明并非为了怀?#29275;?#21400;清辩护制度的?#28783;?#25165;能明白律师制度的定位。
首先、律师必须在法律范围内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律师与其说是在?#27425;?#24403;事人的利益,不如说是在通过?#27425;?#24403;事人的利益维护法律的尊严。正如亚伯拉罕对上帝的质疑不是为了攻讦上帝的缺失,而是向上帝申明确保无辜者不受冤枉才能保证上帝?#22836;?#30340;正当性。因此,辩护权必须受到法律的限制,律师应当在法律?#24066;?#30340;范围内为当事人?#27604;?#21512;法利益。十诫中的“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是任何文明社会都应遵循的规则。在任何国家,辩护人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威胁证人作伪证等行为,都应该以犯罪论处。
其次、刑法应在?#22836;?#29359;罪与保障人权这两个价值之中寻找平衡。律师辩护权不是无限的,为了?#22836;?#29359;罪的需要,律师辩护应当受到合理的牺牲。同理,?#22836;?#29359;罪也并非唯一价值,为了辩护制度的发展,?#22836;?#29359;罪的需要也可适度让?#20581;?/a>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阿尔艾因巴斯托斯
昨晚竞彩开奖结果 华东15走势图 gpk电子以分技术 云南时时玩法 15选5上海最新开奖 体彩排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晚上 河北时时开奖视频 安徽福彩中心开奖公告 福彩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赛车pk拾现场直播下载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燕赵福彩网排列七 彩票下载就送彩金 重庆时时彩票号码分析 王者捕鱼下载链接 江西时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