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昕孺
诗人、作家

讨论 | 我们关注诺贝尔文学奖,是在关注什么?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在瑞典时间10月10?#25214;?#32463;揭晓。因评审机构瑞典文学院的丑?#35834;?#33268;2018年该奖项?#22885;?#31354;?#20445;?#25925;今年将同时揭晓2018年和2019年的获奖者,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奥地利剧作家?#35828;謾?#27721;德克获此殊荣。此前登上赔率榜的中国作?#20063;?#38634;未能获奖,而备受关注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今年依旧陪跑。
我是吴昕孺,湖南教育报刊集团编审,诗人、作家。残雪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在国内被广为传播过。尽管今年中国作家未能拿下诺贝尔,但残雪很可能是下一位获得诺奖的中国作家。诺奖得主托卡尔丘克和?#35828;謾?#27721;德?#21496;?#31455;是谁?残雪获诺奖的呼声为什么如此高?#30475;?#19978;春树为何会继续陪跑?关于诺贝尔文学奖,欢迎大家一起来聊聊!
10k
讨论 2019-10-0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5个回复 共21个提问,

?#35753;?/h2>

最新

吴昕孺 2019-10-10

哦,我觉得这个说法似是而非。此奖先后颁给过两位华人作家,第一位确实比较偏,他叫高行健。上世纪80年代我刚开始文学创作时,高行健在国内还比较红,他那时写戏剧。后来音信杳无,原来他变成了法国人,2000年他以“法国作家”的身份获奖。国内有很多人捧他,说他下不得地。我通过朋友弄到他在台湾出版的?#35835;檣健貳?#19968;个人的圣经》,只觉得这两个书名很好,他的小说水准则?#35805;恪?#25110;许他的画?#20154;?#30340;小说更好。第二位就是众所周知的莫言了,我上面说过,莫言在获奖之前并非“非著名”作家,他的《丰乳肥臀》《檀香刑》和《红高粱》系列都卖得很好。不过,有件事还是要提一提,莫言的名气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导演张艺?#20445;?#20182;1987年将莫言的同名小说改编成电影。那是一部绝对要写进中国电影史的作品,莫言想不“著名”都不行了。
诺贝尔文学奖还曾盯上过中国的现代作家胡适、鲁迅、林语堂、沈从文,你不能说他们都“非著名”吧。?#21155;?#22269;外的获奖者,有的非常有名,像马尔克斯、海明威、福克纳等;有的在我们这里不著名,但在国外很有影响,像略萨、石黑一雄等;当然也有十足的“冷门?#20445;热?016年颁给美国民谣歌?#30452;?#21187;·?#19979;祝?#23601;让人大跌眼镜。怎么?#30340;兀?#20854;实颁奖与文学创作完全是?#20132;?#20107;,创作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而颁奖则基本上是一种娱乐。我们就把诺奖当作每年一度的游戏好了,玩游戏的人时常想改变一下花样,一来不让自己疲劳,二来更多地吸引公众视线。但一不小心,诺奖个别评委将这个游戏玩成了“?#26434;?#25103;?#20445;?#25152;以去年这个奖就停了,今年据说要颁两个。这些变化都很好玩,但它绝不是文学的一部分,而只是游戏和娱乐的一部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2个回答

为什么结果和之前的预测差距那么大

吴昕孺 2019-10-11

您说的“差距”很大程度是主观上的。这里面有如?#24405;?#31181;情况:
一是和赔率榜单的差距。赔?#26102;?#36523;是一些文学机?#21476;?#21046;出来的,它只有一定的参考性,没有必然性。赔率最高却没有获奖的现象多了去了,最悲摧的就是大家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先生了。
二是和我们自己意愿的差距。9月9号,我在自己的天涯博客发了一篇文章,希望阿尔巴尼亚的?#20102;?#26757;尔·卡达莱?#22270;幽么?#20316;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获奖。为什么呢?我?#20102;?#20204;比较多,我?#19981;丁?#35748;同他们的作品。但不能说,他们就是最好的,就是必须获奖的,因为我的阅读视野很有限。?#28909;?#26152;天获奖的两位,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35828;謾?#27721;德克,我就读得很少,但他们很有名气,不仅在?#20998;蓿?#22312;中国也很有影响,只是他们还没有影响到我,那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第三种是与?#25945;?#28818;作的差距。这个就更正常了。说句老实话,时下,我们关心诺奖赔?#26102;?#20851;心文学要多得多。残雪写了三十多年,在普通民众中默默无闻,因为上了一个赔率榜变得天下皆知,这不是文学的胜利,而是新?#35834;?#32988;利,是资讯的胜利。我想怯怯地和朋友们说一句,如果我们不那么关心获奖榜单,而是真正有计划地去阅读文学经典,你得到的收获会要……我不“剧透”了,呵呵。

叁易2019-10-10

您好,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吴昕孺 2019-10-14

这个问题提得好,但问题里面又有些比较模糊的东西,?#28909;?#24590;么?#21734;ā?#24191;大的普通百姓?#20445;?#36824;有,?#25226;?#26149;白雪”与“现实生活”真的那么对立吗?还有,“关注”究竟是个什么概念?是只看看新闻,还是翻翻书,甚至做些研究……所以,要?#26082;?#22238;答这个问题,至少可以写一篇万把字的论文。我没时间也不太有兴趣写这样的论文,就简要回答一下吧。
其一,文学本身是不迎合大众的,除非你把文学当作一种商业,致力于畅销书写作。文学的神圣性就在于它不迎合,而是启示、引领大众。列夫·托尔斯泰是文学史上最有名的大师吧,但它也不是大众的,包括我们的《红楼梦》,电视电影可能谁都看过,真正读过原著的,我敢说,不到总人口的百分之十。
其二,真正的文学经典,不论它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不论它是浪漫主义,还是现实主义,不论它是传统写法,还是实验写法,都离不开现实生活。只是不同写法、不同风格、不同体裁,对现实生活的表现手段有所不同而?#36873;?#36825;个世界上,绝对没有完全脱离生活的文学经典,包括科幻、童话,概莫能外。
其三,如果只是关注获奖新闻,所有人均可付之一笑。?#21155;?#38405;读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作品,则有兴趣、有能力者为之,大可不必像宣传品那样人手一册。文学是人类灵性的产物、智慧的结晶,它不具备多大的实用价值,一个人不读文学作品,可能不太会影响他当官、发财、长寿。但有机会、有兴趣阅读文学经典的人,我相信,他的人生底色一定会有些不一样。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阿尔艾因巴斯托斯
时时彩总和大小怎么分 沃尔夫斯堡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软件 贵州11选5开奖时间表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 老公不上进 指望我赚钱养家 万科a股票分析报告 5分pk10在线计划 澳洲幸运十手机版免费计划 516棋牌游戏免费下载 AG惊吓鬼屋基本走势图 时时彩群 盛兴app 清纯美女图片发型 金融中介业务员赚钱嘛 欢乐生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