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布雷希特专栏:指挥家的娱乐情结

【英】?#24503;?#33713;布雷希特 石晰颋/译

2019-06-25 17: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你没留意到英国爱乐乐团有了一位新首席指挥,不必为此心情不?#36873;?#26080;论这位年轻人是多么才华横溢,这个已经走在下坡路的伦敦乐?#29260;?#29992;了另一位身兼二职的芬兰人这条消息,恐怕也难以在伦敦南郊的彭吉或者更远地方的?#29992;?#24515;中造成回响。他的名字是珊图-马蒂阿斯·卢瓦利,在《泰晤士报》的一个公关采访里,为了获得哪怕是一丁点的公众关注,他提到了他会亲自将猎到的鹿剥皮然后烹饪。而这基本也就是所有普通大众能听到的有关他的全部消息了。
有一段时间,英国人每天醒来吃早饭时,?#21450;?#38543;着管弦乐团陷入危机的消息——除了英国爱乐乐团、伦敦交响乐团和皇家爱乐乐团之外,其他乐团都难逃财务窘境,并往往需要面对神情严峻的破产接管人前来拜访。我们曾经被引?#23478;災劣?#20250;去相信那些管弦乐团都是我们的国家遗产,每个乐?#21734;家?#20026;他们各自特殊的个?#36828;?#20540;得保护。这已经不复存在。如果把伦敦的各大乐团放一起搞一次盲听测试,恐怕很难听出什么区别,而且他们那些高度重复的指挥阵容也非常面目模糊,以?#21155;?#22914;果你在开往彭吉的公共汽车(那是176路)上随便抽问哪个乘客,他们可能想起来的名字就?#25381;?#35199;蒙·拉特尔,也许是因为他是英国人而?#19968;?#26159;位爵士。
让某支伦敦管弦乐团再次出名的几率大致相当于让查尔顿竞技队赢得英超冠军,他们上次夺冠是在1947年,英国爱乐乐团成立后的第一个音乐季里。它们之间的区别?如今你仍然可以在每个周末的报纸上读到查尔顿竞技队的表现。英国爱乐乐?#29275;?#20960;乎?#25381;小?br />
管弦乐团已经深深沉入雷达侦测范围八万里之下,而且他们完全不知道如?#25991;?#22815;再?#20266;?#24471;有趣、有用,而且——怎?#27492;道?#30528;——能够唤醒社会成员。英国爱乐乐团即将离任的首席指挥艾萨-佩卡·萨洛宁,尝试过引入新科技。结果是:涣散的眼神。伦敦交响乐团每年一次在特拉法尔加广场顶着鸽子粪举行音乐会。游客们很?#19981;叮?#26412;地人只是路过。在那指挥的是谁?没人知道。
今年早些时候,最后一?#25381;?#24471;过公众好评的指挥大师在窃喜与嘲讽中去世。安德烈·普列文?#28216;?#33021;够在乐?#20013;?#20013;激发起充足的信心。伦敦交响乐团前任首席?#24049;病?#20052;治亚迪斯在他新出版的回忆录?#27934;?#29748;弓到指挥棒》中回忆,他听到普列文的任命通知时,反应如下:“我非常沮丧地迎来了这个消息!”
安德烈·普列文
这种情况并不曾改善:“对普列文?#23478;?#19978;的评价并不高。虽然他的形象可亲,但除了绝望的管理层之外,乐团中并?#25381;?#20154;认为他是首席指挥的合适人选……很快,指挥台上权威不再的情况就明显可见……?#27426;?#22312;这种事关演奏标准的普遍忧虑的另一面则是,大众很明显地非常?#38431;?#23433;德烈,当英国广播公司开?#20339;?#35831;他参演一个非常成功的电视节目时,?#31384;?#36825;样的媒介,他轻松的态度和流利的?#21738;?#24863;将成为这支乐团的重要财富。”
而他确实做到了。普列文那时有一位来自好莱坞的妻子,他留着披头士式样的短发,穿着卡纳比街式样的礼服,妙语如珠。他在1971年圣诞节参演的“莫克姆和怀斯秀”使他成为托斯卡尼尼去?#20048;?#21518;吸引到最多观众的指挥家。一年多后当他再?#20301;?#21040;这个节目的时候,尽管并?#25381;?#24471;到那么广泛的关注,但他还是以一句漂亮的足球笑话成为了整段节目的亮点。当节目主持人埃里克说他们上次合作的时候演奏(play)了格里格的协奏曲,安德烈的回应是:“你跟卢顿踢球(play)能踢得更好。”
安德烈·普列文与前妻米娅·法罗及他们的孩子
他后来曾痛苦地抱怨说在节目中的他看起来很荒谬,但是他以如此热情接受了这种荒谬,以?#21155;?#20182;对自己的算计感到羞愧。正如乔治亚迪斯所描述的那样,普列文可能是一个倔脾气的小个子男人,关心他的舒适生活和职业尊严。但是他也是一个全身全心的表演者,就像从亨德尔到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所有擅长取悦人群的表演者一样,他知道在哪里可以?#19994;?#20844;众的兴奋点,以及何时停止进一步的撩拨。
在他那场几乎未经排练的圣诞节电?#26377;?#20013;,你不仅会看到自节拍器发明以来最完美的吐槽时机,还会看到普列文对莫克姆和怀斯作为喜剧编排大师的尊重。其他任?#20301;?#26377;虚荣心的指挥家都不会让自己落入他们手中。“?#19968;?#20102;20年才树立起作为音乐家的名望,”普列文责备埃里克,“而你?#25381;?#20116;?#31181;?#23601;把我变成了一个完全无足轻重的人。”
这句台词如此痛苦而真实,使人不禁想知道为什么安德烈同意做这个节目。如果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事实上他的余生都被贴上了埃里克的“预览先生”的标签——那?#27492;?#19968;定是以他的乐团利益为重,为了在公共娱乐中投射出这支乐团的角色,展现出一个既不精英也不遥远,但仍然是不可或缺的形象。乔治亚迪斯比大多数人有更多的理由不?#19981;端?#20294;他承认普列文执棒的11年是?#22885;?#25958;交响乐团历史上的一个巅峰”。
安德烈·普列文与女星纳内特·法布瑞在一个时?#34892;?#19978;
这引出了一个问题:是不是其他人都可以将此再现?芬兰人肯定不行。他们之间?#25381;?#19968;个笑话,而且与鞋带有关。当代的其他指挥大师在走下指挥台进入公共场所时,也不会有更多的用处。古斯塔沃·杜达梅尔一直在芝麻街露脸,安德里斯·尼尔森曾经为波士顿棒球队赛季开球,但这几乎已经是当前这一批参与公众活动的极限。
除非,你算上费城交响乐团和大都会歌剧院的音乐总监雅尼克·涅杰-瑟?#20445;?#20182;最近在白天的电视节目里?#26009;?#26102;,总是喋喋不休地谈论当他出门时留给他家猫的音乐播放列表。这是笑话么?德喵西?致?#39612;?#19997;?悲喵奏鸣曲?
不,他喵的是认真的。现状就是这么糟糕。
责?#20266;?#36753;:顾明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24076;?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指挥家,娱乐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35753;?#25512;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阿尔艾因巴斯托斯
手机游戏十三水哪个好 北京pk拾走势图技巧 重庆时时龙虎和走势 山东时时个位走势图 4场进球举例 洛阳酒店小姐 趣味捕鱼达人技巧 北京赛pk10牛人计划 1680118赛车开奖网 山东群英会每天开奖 体新时时 澳讯球探网即时比分 呼和浩特沐足按摩飞机网 怎样精准收集棋牌关键词 大发时时彩规律口诀 快速时时开奖技巧